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并没有车请放心

暴露下老阿姨年龄虽然还没答辩不过穿上这衣服感觉就已经结束了🙃
说重点,本来是一时兴起动笔还真没想到能坚持下来,文如人任性自流文风题材都随意得一逼天天喂毒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本来觉得魔道圈都是小姑娘应该会有代沟2333333写了这么久也没什么福利,于是我们今天☆☆点个梗☆☆吧,玩得起来就玩🙉,★★cp忘羡only★★,评论即可详细度随意如果不想被私设太多就注明顺便多写点x🤓,数量也不限看着能写就写hh不过完稿时间不要抱太大希望……应该就这些吧,此条删除前都有效。

入学的新生课上一个老师说“为文也好言谈也好放在再多人里你们也要一眼就脱颖而出,这不是要求而是你们作为科班生的基本自尊。”现在只...

❀剧毒且丧病,雷点包括但不限于:ooc,女装,痴汉,粗口,腿毛()……

❀还是别看了吧……

————————————


男朋友太喜欢可爱的东西了该怎么办


发信人:✨夷陵老祖就是你老祖   时间:5分钟前

—【情感生活类求助】医生好。听说贵诊所还提供这种义务服务我真的非常感动!您们都是天使!言归正传,我是想跟您聊一聊我男朋友。是这样的,最近我发现他有了些奇怪的爱好……呃其实也不是很奇怪吧,就是他本来就很喜欢那些特别可爱的小玩意儿,比如毛茸茸的东西,像兔子这种小动物之类的,我也觉得没什么,而且他一个平时那么严肃的大老爷们儿喜欢这些还挺反差萌的,但是...

❀「情衷猶未解,何必人多言。」——古飏名《無口花》

————————————


如梦令


“蓝湛蓝湛,快看呀……”似是有人在耳边这样唤道。


蓝忘机醒来在一片淅沥不断的雨声中,惊觉自己竟然趴在书案上就睡了过去。凉风伴随着细小的雨滴从木窗的缝隙间钻入,台前有一滩濡湿的水痕。

他站起将窗扇合上,转过身想寻布巾将水渍擦拭干净,却听见了若有若无的话语声:


“嘿你看那个,跳得好高啊!……”


蓝忘机呼吸一窒,回头望去,身后空无一人,只是才关好的雕窗似是被风吹开,雨声又透了进来。

也当是如此,从来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


那声音不知是远是近,音色微妙地...

Ⅱ.


也不知道他们耳朵是怎么长的,居然毫不迟疑就找准了我们藏身的那一片小草丛,那个十分好看的人也迈着修长的腿从亭子里走出来,身为一个蹲着的超级矮子我感到了极强的压迫感,禁不住瑟瑟发抖,虽然对面只有三个人。

眼看他们越围越近,我们简直处于坐以待毙的窘况,羡哥像终于忍不住了似的,狠狠拧了把我的脸,随即跳了出去,两个护法立刻用火枪对准了他。


“别别别……各位军爷,误会,误会。”羡哥一面伸出手示意他没有武器,一面讨好地笑着,“我们就是进来逛逛,迷路了跑到这里来的,这就走,这就走。”

说完用脚尖在地上不自然地划了划,这是我们约定好的信号,看来是必须使出最终计划了。


“迷路?外面...

飒飒


一日夜,彩衣镇。


“我们以前云梦,御剑都是在水上学的,看谁抓的鱼多鞋还不带湿气就是御得好的。你们肯定就是天天踩着练,没玩过这样的吧?”魏无羡给自己斟上一杯天子笑,得意洋洋地说。

蓝忘机专注地看着他,十分乖顺地点了点头,像是个恭谨聆听师长教诲的学童。

魏无羡对此颇为满意,接着吹嘘道:“想当年我也是次次稳拿第一的,抓到的鱼可以请一干师弟做烤鱼吃,管饱,是不是很厉害?”

蓝忘机仍然是点点头,眼睛亮得有些异常。


魏无羡掩着嘴憋不住偷笑起来,又看了看蓝忘机面前的空酒盏,方才他又连哄带骗给蓝忘机灌了一杯,蓝忘机果不其然地很快进入了状态。自从回了姑苏后魏无羡好久没见过蓝忘机

❀倍感焦躁与厌倦的五月,想跳进海里溺亡。

❀半原创路人第一人称,雷慎。

————————————


Ⅰ.


大家好,我想来讲个故事。不过故事的主角并不是我,而是我们的船长。


这样不明不白的开始很奇怪吗?那还是先把基本情况说清楚吧。我们弟兄大都在王国西南边一个叫云梦的小渔村长大,家家户户大都以捕鱼为生,小孩子生下来就在海水里打滚,长大了自然也是靠海生活。当然也有人不满足于一辈子都困在一个边陲的小村子里,便跟着往来的商船出门见世面,在王国其他岛屿间奔波。

船长跟我们在光着腚穿开裆裤到处跑时就认识了,从小一起玩到大,我们都爱叫他羡哥。羡哥的父母去世得很早,被江家的...

1.


「时至今日我都记得那片暮色,在南风与夏日中停驻于此,淌进我的血脉,自那之后便再无法从中逃离。」


2.


在城市最西边的旧城区有一家不大的咖啡馆,名为“日暮”,在破旧居民路和遮天绿荫的掩盖下占据着小小一隅。

店里没有雇佣店员,店主是个来历不明的青年人。饮品和甜点都是由他一人亲手制作,不过只是需要顾客根据拿到的号牌自主到操作台前取回点餐。因为地处偏僻,客流量不大,倒也不显得局促,而且每当天气晴朗的时候还会有附近的野猫趴到露天桌位的平台上晒太阳或者进到店里找个角落打盹。


3.


魏无羡注意到那个男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总是穿着西装,总是一杯意式特浓,总是坐

汪叽住在一个纯白的屋子里。屋子里所有东西都是白的,白色的墙、白色的家具,和他穿着的白色衣服。

汪叽从来没有走出过屋子,有时候他觉得自己也快要成为白色的了,跟他的屋子融成一块儿,陷进凳子或是墙壁里,拔也拔不出来。


有一天,他的屋子里来了一位客人,确切说来并不是客人,因为汪叽并没有邀请他造访。客人是个小小的煤球一样的家伙,全身都是黑的,走起路来还像滴墨水似的留下一串黑色痕迹,在白色的屋子里异常显眼。

汪叽有些生气,一边努力叫住他一边跟在后面使劲地擦,可小煤球反而跑得更欢快,笑呵呵地就把屋里踩了个遍,还让汪叽抓不到他。


“你是谁?从哪里进来的?”汪叽难得用着不太礼貌的口吻说话。

“...

❀内含荤食,心急的乘客请直接把进度条往下拉。

❀人造人羡×研究员叽,(大概)看不看都没差的正文

——————————————


[外篇]


[一]


【交涉区 CE-03】


【PM 5.15】


魏无羡左手正拿着三支烤串,牛肉羊肉排骨,右手则拿着一个大棉花糖,应吃不暇。

蓝忘机走在路的外侧,注意着路面交通工具的来往,小心地护着他。


“蓝湛你真的不吃了吗?你才吃了一串。”魏无羡将吃剩的烤串签扔进垃圾桶后问道。

蓝忘机摇摇头,将他空出来的左手握住,又把人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你看你,好不容易有空出来一趟,也不多玩玩,回去...

KeiY_ToMaco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 KeiY_ToMac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