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正文一直忘写了,小六的原型是云梦六师弟+小苹果,性格长相是私设。(关于驴为什么能当成人的原型我不太想解释x)

另外如果要印无料玩的话放哪几篇比较好玩呢???偶然想到这个问题陷入选择困难的地狱。


如果而已啦别太当真。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


Ⅸ.


吵闹和痛楚一同涌起,像是被吞没进...

❀暴力场面预警。

————————————


Ⅷ.


舰队大门已紧闭,门口的哨岗腰背挺直,目不斜视。


按理来说应该先让他们进去通报一声,得到舰长的许可才能进入。但这时哪管得了这么多,我冲上去就揪着他们的衣角,上气不接下气求他们带我进去。

往来了这么段时间,门口的哨岗不说多熟也都能认识个大概了。两位见到我突然出现,先是一惊,后都不停劝我不要激动,他们马上去通知,但他们并不知道太多内情,大概还以为只是普通的事故。这一来一往下来不知要耽误多久,于是我心一横死赖着他们直接让我跟着一起。


“带我进去!!我现在就要见舰长!!不然羡哥他们会死的!”我拉着他们几乎是口不择言地说道,...

Ⅶ.


“然后我就回来了,从此再没跟他有什么交集,全剧终。”羡哥平静地做出一个“完结”的手势。

“你……”我噎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噼里啪啦冲他说道:“你就是自己怂还死要面子而已吧看不出来你有这么要脸哦平时那副天上天下唯你最赖的勇气和胆识去哪里了你还是魏无羡你还是魏婴吗我不认识你你不要再跟我说话了!”

“说啥呢!你这嘴巴是突然开了加速器吗!”羡哥喝道。

“总之就是你的错,不好好听别人说话!”

“哈?你知不知道当时我简直跟只过街老鼠一样?再不跑你羡哥肯定就魂飞当场了好吗!”

“但是当时舰长不都让那些杂碎把你放开了吗,他是想帮你啊!”

“帮我?他为什么要帮我?”羡哥抄起手,目光生硬地...

Ⅵ.


虽然对于早有预料的我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太有冲击力的剖白,不过还是要做出一副很吃惊的样子,瞪大了眼睛半天才接上话。

“你…说明白点?”

“还有什么明不明白的,就是这意思。”羡哥不愉快地瞅了瞅我。

“什么叫‘那又能怎么样’?意思是你从来没跟他说过?”看样子是没有的。

“说了他也不信,信了他也不会当回事,所以有什么必要说呢?”

“你怎么就知道他不会当回事?你觉得舰长是这种人吗?”

“被敷衍地拒绝和被认真地拒绝有什么区别吗?”


这个人以往火烧屁股了还是一副气定神闲成竹在胸的姿态,在这种事情上怎么会丧到这种程度,我目瞪口呆。


“为什么你就肯定他会拒绝呢?”


羡哥的...

Ⅴ.


“你要是自己想来当时直说不就行了吗?每次都跟着我几个意思?”我对身后全副伪装的羡哥感到很不齿。

羡哥把头巾往上拉了拉遮住脸,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弓着腰戳我的背催促:“快走啊别停在这,不是说好晚饭前要送过去吗?”

“再过个路口就到了,先听听你的 高 见 也不迟。”我转过身盯着他。


羡哥眼神不自然地瞟了瞟,只说道:“哥这不是担心你被别人骗吗?现在外面坏人那么多,你这样子能打得过几个?万一又被欺负就不好了嘛。”


哦说得好有道理,真是谢谢你哦。


“那你大大方方跟着来不就行了,穿成这个鬼样子想吓谁啊?”

我看着他全身笼着花里胡哨的...

❀过个节- 正文

————————————


Extra Chapter 1


“你要到哪去?”江澄看着魏无羡居然破天荒在周末收拾起了书包,还把作业都放了进去,感到十分可疑。

“出去玩!”魏无羡答道。

“又去找蓝忘机?”

“是又咋的,我又不像你没朋友。”魏无羡吐吐舌头,说着大跨几步迅速出了房间,还贴心地把门带上,留着江澄有火气没处发。


门铃一口气响过好几声,突然又戛然而止,蓝忘机打开门,门外什么人也没有。


“魏婴。”他唤了一声,备用楼梯的应急出口门张开一条缝,露出半个脑袋来,小心瞧了瞧,确认只有蓝忘机一个人在门口才大大方方走出来。

“我怕是你...

❀魏爹魏妈出没,私设如长江水

——————————————


水龙吟


靠近蜀地,明朗的日头少了,天穹终日灰白,积云成阴,入夜还多有细雨,绵绵霏霏。若无心就会觉湿潮闷人,有心便能从中作乐,聆雨而寐也颇有情意。


两人沿江向西而行,几日来在山城间游历玩乐,时而乘渡船游览峡谷胜景,好不自在。自那夜登岸后,便是到白帝城了。

算下来已是一路到了永安左近,夔州东地。白帝城据峡口,地势险峻,从山间看下去,江水如虹如练奔腾而过,两侧青山排闼,巍峨竦峙,还隐有怒涛拍崖之声。


魏无羡负手前进,步子迈得宽而缓,将满目风光饱收眼底,心情大好,转过身朝身后人道:“蓝湛,你知道白帝城这名字是如...

❀粉丝滤镜,写着玩,不客观不透彻不全面。

❀题目借用自吴飞老师田野研究著作《浮生取义——对华北某县自杀现象的文化解读》。

————————————


浮生取义


虽然主要目的是吹但之前还是把该整理的理清楚吧。魏无羡作为主角以及叙述主线可以说是全书最为复杂的人物,此处“复杂”指的是人物形象和立场的变化,并非指内核,如果是内核那么榜首大概应该是瑶妹或者洋洋。这种曲折的形象变革在文中也自然也有对应的剧情点相对照,大抵可以视作链状结构,但魏无羡人物复杂点之二就在于这样的链条也不是单一的,从其本身各个特质入手可以整理出很多不同的线索来,可以说是一个塑造得相对立体和饱满的人物。以下选择了几个解...

Ⅳ.


 “他们这么快就放你回来了?”澄哥难得露出纯正吃惊的神色。

 “他们没把你吊起来打一顿?”另一人说道。


“人家都是文明人,哪像你这熊样。”想到舰长如待客般的礼貌态度,我莫名感到有些不高兴。


羡哥意外地没有参与讨论和围观,而是一直坐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才出声打断:“行了,老六回来了不就好了?都散了吧,明儿大早还出海呢。”

于是围在一起的众人纷纷撤了圈打了招呼各回各家,澄哥家的院子一下又只剩我们仨了。


“羡哥,那个舰长有话带给你。”我把羡哥拉到一边老实道。

羡哥的眉峰蹙了蹙,说:“啥呢,讲。”


“他请你到他家去玩。”


羡哥面上闪过...

KeiY_ToMaco

Wie wird man seinen Schatten los?

© KeiY_ToMaco / Powered by LOFTER